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一世剑仙_ 第十八章 乌冬山春狩(五)-

时间:2021-02-23 18:5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棠鸿羽小说一世剑仙 第十八章 乌冬山春狩(五)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李梦舟说的很随意,好像真的只是无关紧要的事情,这一箭该是命运的安排,他只是尊崇命运而已。

    这番话让陆长歌很没有面子。

    在威胁对方的时候却被对方反过来威胁,乃至加上了挑衅,这是很令人颜面扫地的事情。

    他的脸色更加阴沉,在整个不落山门里,除了谢春风外,最数得上的便是他陆长歌了,当然不是因为他的修行仅次于谢春风,毕竟不落山门乃是都城的顶流,四境的修行者并不少,可论起年轻弟子里面,真正跨过四境门槛的人却不多。

    而陆长歌便是有望跨入四境的人物,在山门里的地位自然不是寻常弟子能够相比的。

    若是旁人挑衅倒还罢了,但不落山门与离宫剑院素来不和,若是离宫剑院里的那些先生,陆长歌自当会有顾忌,不敢冒头,但区区一个刚刚进入内院,修为仅在承意上境的少年人,便是陆长歌绝对不能隐忍的。

    李梦舟已经把箭搭在了弓弦上,证明着他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南笙有些不敢相信的低声道:“那家伙是疯了不成,居然真的要拿箭射杀陆长歌?”

    江子画虽然也很意外,但他却还算平静的说道:“那家伙本来就是个疯子,想当初......算了算了,不说也罢。”

    他想说的当然还是李梦舟因为青楼的婳儿姑娘而不惜要当街刺杀军部裨将张崇的疯狂事情,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疯狂的,尤其当时的李梦舟还没有真正踏入修行路,相当于是用普通人的身躯试图杀死迈入承意境的修行者。

    这样的事情只有疯子才做得出来。

    虽然最终是有天枢院的青一间接帮了忙,但只是这种勇气,蝼蚁捕猎苍鹰的作为便足够疯狂了。

    张崇被杀的案件至今都没有被破掉,江子画自然也不敢随随便便说出来,所以最后才闭口不言。

    好在南笙和陆九歌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江子画说的话。

    看着李梦舟手握弓箭眯起眼睛对准陆长歌的姿势,叶瑾瑜的心里也有一些莫名异样的变化。

    李梦舟的胆子有多大,叶瑾瑜是有一些相对的了解的,毕竟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梦舟便是在和野修袁鬼作战,那个时候的他连观想都做不到,是真真正正的普通人,与来到都城后尚且不同。

    那么他现如今有胆量威胁挑衅明显修为高过他的陆长歌,便也是很寻常的事情了。

    纵然是敌对方的唐天和谢宁,虽然认为李梦舟是在做蜉蝣撼树的事情,但也不得不心生佩服,至少换作他们,是绝对不敢这般挑衅的。

    作为当事人的陆长歌,怒气已经上升到频临爆发的边缘。

    他顾不得去设想叶瑾瑜和陆九歌会不会插手,剑已经被他握在手中,就算不能杀死李梦舟,他也必须让其付出惨痛的代价。

    在离宫剑院里,他真正厌恶痛恨的便是叶瑾瑜,而毫无疑问的是,此时此刻,被他记恨的人又多了一个李梦舟。

    有时候两个人结怨是很简单的事情,而若本来就小心眼的人,便会把这份怨再加重几分。

    李梦舟并不会在意这些人都在想什么,被其拉成满月的弓,已经绷紧到极致,随着他捏住箭尾的手猛地松掉,利箭便挟裹着呼啸之声,义无反顾的疾掠向陆长歌。

    箭支飞速旋转着,搅动着空气,爆起阵阵嗤啦鸣响,转眼掠过两人间的距离。

    陆长歌目光一凝。

    手腕轻转,长剑涌起异彩流光,随着剑的刺出,一股无形的力量扩散开来,那疾掠而来的箭支蓦地停滞在陆长歌身前,像是被人从后面拽住,悬在了半空中,因想要逃脱束缚而剧烈颤动着。

    此乃念力的封锁。

    他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嘲讽道:“你这一箭连触及我的衣角都做不到,这便是高境界的绝对压制。”

    李梦舟保持着射箭的姿势,闻听得陆长歌的话,他面色平静至极,默默地丢掉手中的弓,然后拔出了身后背着的乌青剑。

    他只是很随意的指向陆长歌。

    剑锋所至,那被陆长歌念力束缚住的箭支猛然颤抖一下,然后开始反方向急速旋转起来,瞬间挣脱了束缚,啪的一声脆响,划破陆长歌肩膀处的衣裳,带起珠珠血滴,消失在林中,不见了踪迹。

    本身在修行上他便不惧陆长歌,若要比拼念力,有《蚕灭卷》这感悟神通傍身,他更加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击溃陆长歌的念力封锁,便是简单至极的事情。

    在箭支挣脱念力束缚的瞬间,陆长歌便很快做出了反应,让原本该要洞穿他肩膀的箭,从肩上掠过,但因为那一箭的速度太快,陆长歌又处于措不及防之下,还是被这一箭所伤到,肩膀处很快被鲜血染红。

    这一幕是所有人都没有事先想到的。

    南笙默默想着,所谓不擅长弓箭这件事情,果然是在鬼扯。

    当初在离宫山门的入门测试中,以箭败退郑潜,如今又用箭伤到了陆长歌,虽然只是射箭,并不存在太多技巧可言,但想要精准命中目标,也不是第一次接触弓箭的人轻易便能做到的。

    纵然能够利用念力控制箭支,但若不熟悉,靶子又是活的不是死的,想要百发百中,终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李梦舟望着阴沉着脸的陆长歌,淡淡的说道:“你射的那一箭虽然可能针对的不一定是我,但终究是冲着我来的,现在我也射你一箭,便是两清了,你不需要专门道歉了。”

    这本来便是李梦舟的目的,不论陆长歌和叶瑾瑜有什么恩怨,那并不关他的事情,他只是还那一箭而已,两个人没有什么必须打生打死的仇怨,所以便也不是非得一箭射杀陆长歌,只要这箭射出去了,他的念头便也消了。

    但陆长歌的想法可不会这么简单。

    在他看来,两个人的仇怨大了去了。

    纵使以前没有,现在也有了。

    他想不明白那一箭怎么会挣脱他的念力束缚,区区一个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的少年,居然能够一箭伤到他?

    这比被人当面挑衅加威胁还要没面子。

    经过这件事情,他已然彻底遗忘了和叶瑾瑜的打赌比试,感受着肩膀上的轻微刺痛,他低沉着声音道:“你找死!”

    恐怖的气机随着话语刚落,便从陆长歌身上爆涌出来,杀意瞬间便笼罩了大片范围,温度都似乎骤然下降了不少。

    李梦舟蹙起眉头,他虽然很讨厌麻烦,却从来不会畏惧麻烦,既然旧事已了,新怨再起,他不介意来个彻底了断。

    本来已经准备归鞘的乌青剑,重新又被他握在了手中,战意也在逐渐提升。

    战斗的氛围一触即发。

    陆九歌出现在了两个人中间。

    一位是离宫剑院里的师弟,一位是自己的亲哥哥,于情于理,她都不愿意两个人真的打起来,尤其是这一战明显事关生死。

    哪怕她再是讨厌自己的哥哥,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哥哥被人杀死,当然也不会看着哥哥伤害到李梦舟。

    且李梦舟虽然一箭伤到了陆长歌,但在她心里,若两个人真的打起来,吃亏的必然会是李梦舟。

    相比于担心陆长歌,她更加担心的还是李梦舟。

    这是自我认知的原因,若是她清楚李梦舟如今的实力,或许便不会这么想了。

    随着冲突的爆发,江子画和谢宁等人也都围了上来。

    可谓剑拔弩张。

    但怒急了的陆长歌显然不会顾及陆九歌,他阴寒的说道:“你最好乖乖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作为兄长,说出这番话是很伤人心的,但除了那份血缘关系外,早已对陆长歌没有太多感情的陆九歌,也只是悲哀了短短一瞬间,便坚定的说道:“我绝对不会让开的。”

    陆长歌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倒是不在意自己妹妹的死活,但出于某些原因,他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杀死自己的妹妹,那对他并没有好处。

    在场面陷入僵持的时候,四周便尤为的寂静,所以任何风吹草动便显得很清晰。

    有脚步声由远及近。

    一位着灰袍的老者出现在了这里。

    他身后背着一把剑。

    在注意到老者时,叶瑾瑜似乎有些意外,“吴先生?”

    李梦舟也是惊讶的望着那灰袍老者,因为这个人他也很熟悉,正是曾经给他讲解过修行的那位吴先生,叶氏族的客卿,亦是他走出树宁镇后,遇到的第一个被他所认可的修行者。

    他甚至曾经还想过要拜吴先生为师。

    对于吴道子的出现,李梦舟感到很意外。

    虽然他曾经有过想要拜师吴道子的念头,却被吴道子很干脆的拒绝,但时隔数月再次相见,李梦舟也已踏入修行路,对吴道子曾经不厌其烦的对他说了很多修行的事情,或多或少还是存在着些感激的。

    陆长歌面色阴沉的看着吴道子。

    他自然很清楚这名老者跟叶瑾瑜的关系,原本冲突一旦爆发,他便没有多少胜算,现如今吴道子出现在这里,更是让他不得不强行忍下了怒火。

    但这种有气无处发的感觉是很难受的。

    他沉默了片刻,看着李梦舟,冷冷的说道:“这次暂且放过你,待得日后,我必会好好教训教训你和叶瑾瑜那个家伙,我说到做到。”

    话落后,他便阴沉着脸和谢宁、唐天一起离开了乌冬山。

    李梦舟根本不在意陆长歌临走前的威胁,他只是很认真的看着吴道子,说道:“吴先生,我想要和你打一架。”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